蒲公英

蒲公英

绝地求生吃鸡admin2021-05-29 6:23:46373A+A-

  (小孩子的水准,碎叨的写着絮絮的故事...)

  一颗蒲公英的种子,在空中飘飘然然...

  看头顶的那片湛蓝,多么纯净美丽,它希望那是它永远的归宿.

  可是风儿愿意载蒲公英一起,永远在天空中飘荡吗?因为,若没有了风,蒲公英就不能在空中逗留半刻了...

  我的名字叫蒲公英,他的名字叫薰衣草.师父把她最喜欢的两种植物,起做了我们的名字.

  这两个名字没有任何含义,师父是个简单的人,所以她起的名字也如此简单,只因为她喜欢这两种植物,喜欢这两种植物的名字.

  我和薰都是被遗弃的孩子,被师父拣到后,就收养了我们.

  师父说我和薰很有缘.因为我们两被遗弃在同一个地方,一棵大榕树下.那时候我才两个月,而他2岁.

  在我5岁的时候,师父又带回来了一个和我年龄相仿小女孩.

  见到那个女孩的时候,我都呆了,我从来不知道,原来世界上还有那么好看的衣服,还有长的那么可爱的孩子.

  师父牵着她的手,她笑的向个天使般,那么的纯净.

  师父说,她估计是城市里的孩子,父母带她来我们这个小岛旅游,然后把她弄丢了.

  师父问她叫什么名字,她说叫果果.于是师父便叫她悠果.这是种很甜的果子,师父很爱吃.但我却想叫她小公主.

  薰说,他一直想知道和他名字一样的植物是什么样的,于是便去问师父.师父也是大致的描述了下,因为我们这没有薰衣草.

  那天我们在月塘玩的时候,薰突然指着狗尾巴草说,:“看!我找到薰衣草拉!“然后就飞快的跑过去,拔起一根兴奋的对着我和悠果说,:“看,薰衣草就是这样的,把这狗尾巴草染成紫色的,就是薰衣草拉!“他拿到鼻子前嗅了下,继续说:“只是没有香味,师父说薰衣草很香的.“

  第二天一大早,他就把我和悠果喊醒,动员我们和他一起去把“熏衣草“移到院子里来.我不愿意,他就死劲的摇着我,边摇边说,:“蒲公英你不是想要小狗的吗?我告诉你啊!你把狗尾巴草往手心拍一拍,就会拍出好多籽,然后那些籽就可以变成小狗的哦!“

  “真的吗?“我疑惑的望着他.

  “当然是真的拉!不然怎么叫狗尾巴草呢?“

  看他的眼睛那么的闪亮,我自己又仔细的想了想,觉得有道理啊!于是就和喊着悠果,和薰一起乐呵呵的去移栽“薰衣草“去了.

  就在那天清晨,我们认识了澄澈.另一个相信狗尾巴草可以变出小狗的孩子.

  那天,我们为了一棵漂亮的狗尾巴草,打了起来,三打一,澄澈当然不是我们的对手,他抹着鼻子哭着回家了.

  晚上师父便带着我们三个,去澄澈家给他道歉.

  澄澈的爸爸是我们这个小岛上唯一的邮递员.他收集了许多邮票.有人物邮票,风景邮票...

  我们进去的时候,澄澈正在看他爸爸的邮票集.

  我们三个也偷偷的瞟着那些精美的邮票,突然薰大叫着跑过去,指着一枚邮票问澄澈,这是不是薰衣草啊?澄澈楞楞的点了点头.于是我们又多了个朋友.澄澈.

  澄澈把那枚邮票送给了薰,并告诉熏,邮票上的地方,是法国的一个小镇,叫普罗旺斯,因薰衣草而文明於世...

  那天晚上,熏望着手里的邮票,眨巴着眼睛郑重的说,:“将来,我要永远的住在那个地方,普罗旺斯.“

  我看了他一眼,咬了下嘴唇后,拽着他的胳膊说,:“那我也要去.“

  他笑着点了点头.:“恩.“

  悠果也拽着他的另一个胳膊说:“我呢我呢?“熏看着悠果天真的表情,大笑着说,:“也带你去啊!我们三个永远都在一起拉!“

  然后我们便笑倒在凉亭的阶板上,天上的星星也闪闪的笑着.

  以后的日子里,我,悠果,熏和澄澈,我们四个就经常在一起玩.那段日子是无忧无虑的。

  白天去林子里找果子,晚上去海边在渔船上找小虾...

  秋季的时候,林子的悠果子都熟透了,于是我们四个便约好,中午一起去采果子.

  那天的阳光特别灿烂,透过茂密的树叶,碎碎的洒在我们身上,还有地上厚厚的松草上...

  薰爬上高高的大树,在树叉上站着,不停的摇晃着是树枝,然后果子便象雨点般,掉的满地都是.

  悠果对着薰大喊:“熏!我也要上去啊!“于是薰便把悠果拉了上去,在上面一起摇果子.我和澄澈在下面拣.

  薰和悠果灿烂的笑脸在碎碎的阳光下格外的显眼,悠果柔柔的头发,和纯白的纱裙在风中轻轻飘飘,如个天使一般...

  我和澄澈都要看呆了,仿佛看到了童话中的王子与公主.

  我突然有股莫名的气愤.

  澄澈不停的拣着果子,用衣服篼着.望着那满地的果子,我瞬间的不快,也随即消失了.

  晚上师父用果子给我们熬了甜汤,我们三个就高兴的在桌子上呼呼的喝着.薰突然在桌子底下碰了碰我,我低着头,看他手里拿着一个鲜红鲜红的悠果子.那一定是最甜的悠果子.我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拿过来,揣在胸口,继续喝起了甜汤.

  那种甜蜜的感觉,是吃任何一种悠果子都不曾有过的.

  转眼薰和澄澈初中毕业了.

  薰考取了岛外的高中,澄澈却没考上.于是他决定继承父业,当一个邮递员.

  薰走的那天,我们四个都哭的淅沥哗啦,嘱咐他好好照顾自己,然后就是,记得写信,告诉我们他过的好不好,外面的世界怎么样.

  但是,薰走的日子里,我 都没收到.而悠果,却常常间隔几个星期,就可以收到薰的来信.

  我迷茫了,难道薰喜欢悠果吗?为什么不给我写信呢?

  而且,我给他几十封信,他也一封都没回.

  我迫切的想要知道薰在外面过的如何,于是只好向悠果打听薰的情况.但有时我想要悠果替我在信里问问薰,为什么不给我写信或回信的时候,悠果却总是躲躲闪闪.

  很快我就知道了答案,当那天悠果和澄澈抱着一纸箱的信来找我的时候,我木然了.

  澄澈说,他喜欢悠果,但悠果却喜欢薰,而薰,却喜欢我.

  所以他不希望我收到薰的信,我寄给薰的信,也都被他扣住了.因为他喜欢悠果,所以他希望悠果快乐.他知道,只有悠果和薰在一起,才会快乐.多么笨蛋的逻辑.

  我抱着那一箱信,和他们两个一起,哭的跟个泪人一样.不是因为那箱信,而是因为,悠果得走了.她的亲生父母找到了她,她得跟着他们一起回城市了.

  而我,也考取了岛外的高中,我也得离开这个生活了16年的小岛了.

  现在我们四个,只有澄澈还依旧留在那个小岛上,我,悠果,薰,去了3个不同的城市.

  1年后,报纸上说,芯海发生了海啸,城市沿边的小岛都被海啸吞没了.

  澄澈和师父,还有我那个生活了16年的小岛.就这样永远的葬入了大海.

  这次灾难,使我们3个又重新聚在了一起,这是我和薰分别四年来,第一次见到他.这四年,他变了很大的样子,不在是小时候那个纯真的小少年了.

  师父的尸体至今没有找到,我们只能面对着茫茫大海,发泄心中的悲伤.

  薰红着眼睛,眼泪在眼睛里打转,却一直没掉下来.他紧握着拳头,似乎在立着什么誓言.

  悠果则泪眼朦胧,大声的哭泣着.

  我站在海边,如一个失去了灵魂的躯壳,面无表情的望着汹涌的大海,发着呆.

  最后悠果和我告别的时候,似乎骂了我,说我没人性,养育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师父死了,都不知道哭.后面的被薰打断了.我懒的解释,一个人悲伤的极点的时候,她是哭不出来的.因为她以失了神,以不知道怎么哭了,整个人,已经呆薤了.我就是如此.

  最后只留下我和薰了,他说在这逗留一晚在走.

  一晚上,我们聊了许多许多.或许一切都淡了,聊起以前时光的时候,常常是彼此沉默着不说话.除了爱情.

  当师父死后,薰已经成了我精神上的支柱.

  师父死了,我得自己挣学费.薰说他可以帮我出.我摇了摇头.他自己还得出大学的学费呢.我故做轻松的笑着说,:“我可以靠奖学金的嘛!而且我放假的时候也可以去打工啊!“最终,我

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全网最全游戏辅助平台—吃鸡绝地求生CF和平精英等热门游戏助手整理呈现,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!如对内容有疑问,请联系我们,谢谢!

支持Ctrl+Enter提交

www.xjj6997.com,新锦江平台-15906916666,熊猫辅助网- 吃鸡绝地求生CF和平精英等热门游戏辅助软件.手游助手平台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 
网站地图|